从“数字化思维”到“数字主线”,如何找到企业数字化升维路径?观点

观察君 2020-09-03 10:57
分享到:
导读

它是在历史上、科学中、金融世界和技术领域里,格外高调的、难以预料的及非常罕见的事件。

“它是在历史上、科学中、金融世界和技术领域里,格外高调的、难以预料的及非常罕见的事件。其后续影响和后果都非常的大,但它发生的概率却不可计算。”塔勒布如此定义黑天鹅事件。

今年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为全球社会经济发展按下暂停键,如今海外疫情肆虐,国内疫情进入常态化的新阶段,社会经济增长动能逐渐恢复。

疫情之后社会经济增长动能的恢复有一个显著的特征,企业数字化转型成为一股推动经济高质量恢复增长的关键,在新基建不断升温的当下,数字化更是成为一股不可逆的浪潮,促使越来越多的企业直面数字化转型挑战。

后疫情时代,企业需要有“数字化张力”

古人云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对企业来说,疫情是危机也是机遇,数字化机遇则是企业后疫情时代实现增长的关键所在。

实际上,从中国商业的发展来看,从互联网产业兴起以来,国内商业衍化的一条掩藏的主线是传统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的碰撞与对抗,比如移动支付与传统银行,再比如互联网出行平台与出租车公司。

在这个过程中,由于传统企业很多资源难以被数字化和显性化,导致一些优秀的企业在供应链、质量管控和渠道管理方面积累的优势很难被发挥出来,同时,由于缺乏数字化能力,其内部资源也往往难以得到高效利用。

疫情期间面临的困境,使得很多企业意识到“只有抓住数字化升级的窗口期,才能实现降本增效的新增长模式,才能实现数字效率下的可持续发展”。因此,企业数字化需求开始逐步释放。

在政策上,中央决策层面定调新基建,也为企业数字化转型奠定了基调,企业方面面临的问题也逐渐从“要不要数字化”转变为“如何数字化”。那么,企业如何落地数字化?

第一,“有的放矢”明确数字化转型的目标。第二,企业的决策者要明白,数字化不是目的,而是手段,要形成一种企业的“数字化张力”。

所谓“有的放矢”是指,数字化能力建设是一个具有长期性特征的转型过程,需要明确企业自身的优势所在,并尽可能的通过数字化能力把这种优势最大化。

比如,越南的一家大型汽车制造商Vinfast曾经在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的帮助下,用21个月的时间建立了一家汽车工厂,数字化与工业生产的融合,使得这家工厂得以充分发挥工业制造的能力。疫情期间,为了满足社会需要,Vinfast希望这家数字化工厂能够每月生产5.5万台呼吸机。

最终,依靠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Vinfast的工程师们改进并掌握相关技术,达到了预期的目标。

再比如SPB是一家保健、美容、家庭护理公司,疫情期间线下业务几乎停滞,而消毒剂成为当下最需要的产品。借助于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SPB公司迅速做出反应,以数字化的执行系统,增加了一倍清洁消毒用品的产量,从而最大程度上避免疫情带来冲击。

从以上两个案例我们可以发现,数字化是一种手段,通过这样的数字化手段,企业可以获得一种“数字化张力”,从而形成企业抵御外部风险,降本增效的核心竞争力。

“数字化张力”其实是指,工业企业依托数字化的制造系统,可以迅速扩大产线,实现市场需求导向下的制造弹性,赋予工业生产极高的敏捷性以及反应速度。

形成这种“数字化张力”的关键,在于企业要有一套完整的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一方面要能够快速打造企业内部的连通能力,另一方面要结合自身的优势和需求形成个性化体系。

以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的Xcelerator解决方案组合为例,其涵盖一整套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与服务,能够通过Web Services实现工程链接的无障碍;以Mendix可视化编程环境可以解决企业内部数据联通的痛点,并提供企业个性化的创新能力;在物联网端以MindSphere 开放式操作系统为终端解决方案,实现设备之间的万物互联。如此一来,企业就可以在工程端、数据端、物联网终端之间形成一张数字化的“网”,从而形成“数字化张力”的核心竞争能力。而在这样的能力之下,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实际上也是在逐步释放“数据生产力”的过程。

用“数字化思维”构建数字主线,工业生产跨入“数据生产力”时代

数字化之所以重要,本质上是因为在经过互联网时代之后,数据正在成为一种新的生产资料,因此真正建立起“数字化思维”,是能够有效利用数据作为生产资料的前提。

“数字化思维”,其实就是企业在各种数字挑战下通过不断累积和打磨形成的一种应对方案:以个性化的方法,在开放的生态系统下,形成市场决策、产品迭代、制造执行的数字化链路。

说白了,面对市场、管理、技术等各方面的挑战,企业要形成一种用数字化工具去解决问题的机制。

举个例子,瑞士苏黎世保险公司需要通过数字化的手段来促进前端业务,通过西门子的Mendix可视化编程平台,在没有IT技术人员的参与下开发出了一款可以生成保单的APP,在有效的数字化解决方案下,简化了业务流程,进而促进业务增长。

在工业生产中,产品的开发、迭代成本一直都是极其高昂的,最典型的比如汽车制造、机床制造等工业领域,产品开发成本高,容错率低,在以往的工业生产模式中是一个几乎不可能被解决的行业问题。

在“数据生产力”时代中,数字化双胞胎(digital twin)技术的出现,使得这些问题有了进一步解决的可能性。

数字化双胞胎(digital twin)是通过数字化软件,形成一个完整的仿真、监控、诊断、预测和生产控制的数字能力。这就像现实中的工业生产有了一个数字化的“孪生兄弟”,工程师通过对数据变化的调整,预测现实生产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

这样的能力使得工业企业具备一种“容错”能力,即,试错成本大大降低,从而能够让工业设计实现更多的商业上的可能性。

西门子是全球唯一一家能在产品研发与制造过程以及工厂管理的完整价值链上提供‘数字化双胞胎’的企业,通过将现实世界的资产转化为虚拟世界中的数字化信息,使用者可以不断对数据进行迭代,并优化其模型,在这一过程中形成属于自己的“数字化思维”,并串起一条数字主线。

PTC在其发布的《企业数字化转型白皮书》中提到“数字主线”的概念为:

“利用数字化技术,覆盖产品全生命周期与全价值链,构建数物融合、贯通产品研发、制造、营销、运营和服务等各环节的数字化数据流,为企业各个层面提供实时的数据分析和决策支持。”

从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的技术发展和实际应用来看,工业企业数字化的最终阶段就是形成一条可跟踪的“工业数字主线”:即协调所有生态系统参与者之间的信息流,在开放的协作环境下形成一个完整的数字化工业生产体系,建立“数字化思维”,进而达成 “数据生产力”。 无论是其完整的Xcelerator解决方案组合,还是对企业数字化双胞胎能力的构建,实际上都是在为这种数字化思维和生产力服务。

目前国内已经有序地进行复工复产,“新基建”的推行也正加大力度,可以预见,未来将有更多的企业迈入“数字生产力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既需要“志者”也需要“智者”,只有两方深层合作,打破传统桎梏,才能确保企业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从容之态,拥抱机遇。

企业 数字化 西门子
分享到:

1.TMT观察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TMT观察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TMT观察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TMT观察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TMT观察网编辑修改或补充。